六合高手世家

苏联切割机: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间,为
更新时间:2019-03-09

麦金德实际中的“世界岛”

文 | 江隐龙

“斯坦”源于波斯文,意为“(某人或物)聚集的地方”,中亚五国包括哈萨克斯坦、吉尔吉斯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土库曼斯坦跟乌兹别克斯坦,顾名思义即是哈萨克人、吉尔吉斯人等聚集的处所。五个主体民族与同样的后缀组成了各自的国名,世界上再不任何一个地域比中亚五国的国名更“整齐”了。

绝对国名,中亚各国间的国界线则显得相对曲折凌乱。然而,就在这一片曲折缭乱中,却偏偏有一条极具违跟感的直线国界: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两国的西段国界,竟然有一段长达410公里、与东经56度完全重合的直线边界。这一国界奇观不能不让人感到困惑:假如将中亚五国视为土生土长的民族国家,那这一段直线国界就十分扎眼;如果将中亚五国视为沙皇俄国的殖民地,那这一片地区的直线边界又好像太少。

中亚五“斯坦”

中亚自古民族众多,且均为游牧民族,彼此之间只有边疆而无边界。按照这一轨迹发展下去,很难想像中亚居然会孕育出国界,然而凡事均有例外。中亚历史上大抵经历了两次民族断裂——或者说是融合:一次是蒙古西征,另一次是沙皇俄国东扩。1714年,沙皇俄国在黑海之东建立了第一座要塞,1882年,沙皇俄国征服土库曼,从领土层面将英俄之间的“大博弈”推上顶峰——中亚五国民族的最终演进,就要从沙皇俄国统治期间开始说起。

英俄“大博弈”

在麦金德的地缘政治理论中,位于“世界岛”心脏地带的是一片自伏尔加河到长江、自喜马拉雅山脉到北极的广袤地区;而中亚恰在心脏地带的最核心。麦金德认为,谁把持了心脏地带就等于控制了世界岛,而谁操纵了世界岛就控制了世界——然而,作为心脏地带的“心脏”,中亚却称得上命途多舛。古往今来,有太多货色方的帝国从此处行经,带来一场场漫无止境的战火。唐帝国,蒙古帝国,沙皇俄国……在一次次的驯服中,中亚的历史终于从数百个汗国中缓缓走出,并于20世纪形成了五个“斯坦”。

那这样一条与四处环境“貌合神离”的直线国界,究竟是怎么诞生的呢?仅仅从其制定过程来说,哈乌边界的历史非常短暂;然而要追溯其根源,这条边界却关涉到中亚民族的演化。